Friday, July 31, 2009

充气的硬汉

讲真的,我现在很累。为了筹备系院的晚会,整天东奔西跑,又跑上跑下,就这样忙了2个礼拜,忙到现在都显了,也很累了。原本已经累到不想写东西了,打开网络媒体看到这几个报道,我还是拖着疲累的身子写些东西。

各位看官,请看这边“民青团临阵退缩不出席大集会;抢先向皇宫呈备忘录尴尬遭拒”,还有这“临阵退缩不再参与明日集会;民青团今呈备忘录皇宫拒收”

政治圈子里就是有人要充硬汉。硬汉不好当也不容易当,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当。要做个硬汉,最基本的条件起码是要坚持到底,不可以早早就泄气和软掉。

当民青团在早前,宣称会联署以及参与反内安法令大集会时,顿时让人们看到国阵的希望。民政党早前不是说要在国阵里面当好制衡的角色的吗?总算,民青团杀出来了,和人民以及广大反内安法令的同仁站在同一阵线上,反对和要求废除内安法令。那时候,我和大家一样,觉得国阵终于出个硬汉子来了,国阵里面总算有人硬起来了。

正当人们期待着八月一号,期待看见那一幕可以说是鲜少出现的朝野一起走上街头游行的一刻时,民青团突然临阵退缩,不去了。还匆忙地赶去国家皇宫一趟吃闭门粪,给警察耍和试验他们的新“武器”,然后再成为全国人民的笑柄。民青团成了泄气的硬汉,再成为人们的笑柄。

要成为真正的硬汉,就要比人家又多一份原则,多一份坚持,多一份骨气,还有多一份的勇气。就算是少了那半份,在关键的时候泄气,硬汉就变狗熊了。就暂且不说是不是上头给压力,民青团的情况就犹如早泄的男人。开始的时候,敲锣打鼓,士气高昂;真正来的时候,不出一会儿就泄了底。不是人家厉害,而是自己在最后关头硬不起来,反而软了下来。因为他们只是充气的硬汉,泄了气,就打回原形了。

有个老友,进了民青团,就因为看了这个报道,打趣SMS问他老大硬不起来怎么办?
他回:“给伟哥加Tongkat Ali也没有用!”

Saturday, July 25, 2009

雅斯敏走了...

刚刚和学姐在吃螃蟹大餐,正当大家吃饱想着去哪里喝茶的时候。一个朋友传给了我一个信息 - "Kak Yasmin passed away"。

我的心情顿时跌到了谷底,当然我也没和我那班学姐继续喝茶去。只是独自个儿回到家里打开雅斯敏那部最经典的电影 - 《SEPET》,静静的欣赏以及悼念雅斯敏。

雅斯敏虽然只是个女人,但是她用她的创意以及影片,把马来西亚人团结起来,把马来西亚的文化结合起来,也把很多人所不知道马来西亚的一面呈现出来。她的电影是个真正的马来西亚电影,不止有国语,还有华语广东话印度话等,再浓缩了马来西亚特有的文化。电影里的种族和宗教课题在雅斯敏手上都不敏感了,而她成功以画面告诉人们最真实的一面,这也是最特别的地方。雅斯敏也成功地抓住了每个马来西亚人的共鸣感,让大家对她所呈现出来的作品更有归属感。

我还记得《SEPET》里面有一段对白:
一个华人对一个马来人说,“听说马来人的祖先都是来自中国云南。”
马来人回答说:“不,我听说全部人类祖先都是来自非洲。”

简单的对白,精简地道破了政客们一直在玩弄的种族课题。

雅斯敏的离去,对马来西亚影坛乃至马来西亚人民,都是一个损失。虽然雅斯敏走了,但却留下了好些经典以及杰出的电影和影片。她的精神才是真正的1Malaysia精神,没有噱头,没有做作,就是实际地把马来西亚精神呈现出来。

走了MJ,再走了雅斯敏,我在最近已经失去了两位我本身蛮敬重的人士。愿雅斯敏一路走好。

Tuesday, July 21, 2009

We're screwed!

这几天开学了,生活也忙碌了起来。由于这几天都忙着学生代表理事会以及筹备系院晚会的事宜,应该没什么时间在这里涂涂写写。但是几天对政坛来说都会发生很多事,从明福的坠楼事件,到蔡锐明跳槽公正党,到现在所激起的民愤,政坛上又再翻转了一下。

朋友日前发来了一个youtube的短片,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看看国阵和反贪污委员会怎么被screw,先讲明设计对白来的,不要告我。

video

怎么样?政府需不需要把youtube也给禁了?

Tuesday, July 14, 2009

Pakatan,蜜月期过了!

姑且暂时不说选举中可能出现的弊端,还是买票,还是不公等等。投票率增加或许你可以说是国阵作怪,但是回教党本身的得票也跌了差不多400票,而且也只能拿下一半的投票站总数。在拥有州政府为后盾和不少议题的优势下,回教党这次可说是“惨胜”,胜得惊险也胜得不好看。而看来国阵也暂时挽回了一些尊严,打出了一场好选战,至少也提高了众成员党,特别是巫统为主的士气,虽败犹荣。回教党多数票的下降可以被视为选民对回巫会谈投下的反对票,但更值得关注的是国阵增加近900张的选票,这或许可以被诠释为对纳吉新政的支持或对马来人大团结言论的回响。对我来说,这个现象还蛮危险的...

经过了玛力勿莱补选,这也象征着民联的蜜月期正式宣告结束。民联已经被逼跳出它的Comfort Zone,回到一个和国阵打成平手的局面。自308过后的将近一年半里边,国阵一直是处于挨打和被动的状态;民联则抓住主动权,在一些课题上猛烈炮轰国阵,在一些执政的州属也交出不赖的成绩单。民联甚至还夸口迈向布城进行改朝换代,但可惜往布城的路还没走到一半,自家后院的霹雳政权就先垮了。但总而来说,过去的一年多,都是民联的天下,在数场补选中几乎无往不利保持全胜(除了Batang Ai补选);霹雳民联政府垮台后也给与民联一个巨大的表演舞台,让民联把课题发挥得淋漓至尽。但是,民联并没有把握好优势,开始自己里边烂起来;然后互揭伤疤,领导层也没有要压下去的意思。再加上回教党顽固不灵地继续玩弄回巫会谈课题,也差点点典当了玛力勿莱这个州选区。同时,也把民联给拉下泥潭。回教党执意与巫统搞暧昧,终于让巫统抓到主动权并抛出马来人大团结的课题,把石头砸向民联以及回教党的脚。我不晓得纳吉的民粹政策和马来人大团结言论在玛力勿莱补选的效应有多大,但它确实在马来选民里边发酵了。

民联现在的对手,是个懂得包装,运用权力和强劲有力的对手。相比他的前任阿都拉,纳吉肯定是个更可怕的对手。对权术的运用,对权力的掌握,新鲜的形象包装和强硬的政治处理手段,都是纳吉强劲的优势。纳吉明白要强化和搞好国阵巫统和整合面对民联,就要先平内,把国阵里面的问题压下去或低调处理,同时放大处理民联的内部问题和矛盾。从国内主要报章突出报道民联的内部问题,如吉打宰猪场课题,回巫会谈课题以及豆蔻村课题等,就可以看得出纳吉的用心了。对内,就像登嘉楼巫统的内乱,纳吉就把他们硬生生地给压了下来,较后报章也低调处理。还有,委任蔡细历出任国阵协调官一职,也看得出纳吉旨在安抚马华内部被打压派系,以免翁蔡两人不断的交锋为国阵倒米。所谓的强硬手段,对内对外,纳吉都一样收放自如。

现在,民联没有蜜月期了。玛力勿莱补选成绩已经为民联(特别是回教党)的未来敲响了警钟。民联应该尽快调整好内部的矛盾和问题,以便可以整合枪口一致对外,和国阵巫统展开竞争,拼经济,拼政治,也拼政绩。要不然下届大选,民联分分钟去不到布城,还会被赶出达鲁阿曼大厦,光大和沙阿南。

Sunday, July 12, 2009

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

翻了一下新闻,看到黄朱强开猛炮,说雪州某行政议员借用办公室给捞偏门的朋友开会。再想一想,之前州议会党鞭阿兹敏要求大臣重组州议会的言论。想了想,就让我想到这位高官。或许没有夸张到借办公室给捞偏的朋友开会,但是如果说这个高官有直接或间接“合法化”了州内的非法赌博,非法万字,地下跑马机等等,并和那些兄弟朋友走得很近,相信这也是公开的秘密了。

就让我们想想,那些经营着非法网络咖啡厅,经营着挂羊头卖狗肉的spa,经营着地下赌场的兄弟朋友,最要关照的人会是谁?

警察?不会吧?跑马机和电脑嘛,要就充公去,可以再买过。小龙女嘛,能跑就跑,不能跑就躲,不能躲最多给你遣送回去咯,我可以再import过。Operasi嘛,最多开灯给你抓几个样衰的顾客,或充公一些音响,没什么大不了,关灯后大家继续快活下去。

MPXX,MPX,MBXX还是DBXX?什么?鸟,我的spa也要执照才能继续下去的叻。再鸟,不出执照给我开网络咖啡厅,怎么能挂羊头卖狗肉搞地下赌场哦?再再鸟,没有执照我怎么能把我的club搞的客似云来?没有执照,什么东西都搞不成,分分钟把店也给封了。

所以说,我相信阿兹敏在州议会较早的言论也是冲着这位掌管着相关职权的高官而来,只是黄朱强把话说得更直接。而且,雪州两位民行党籍的行政议员第一时间站出来澄清和反驳的行动(夷?怎么不是公正党还是回教党的行政议员?),也让人家把那个画面看得更清楚了。

民行党在林冠英的领导下不是一直打着CAT的旗号么?怎么这两位民行党籍的行政议员在还没调查清楚人家的指责,就完全给予反驳了,还下重口气抨击爆料的人是个"shit stirrer"。看来林秘书长可要好好灌输一下,这两位行政议员何谓CAT里边的Accountability和Transparency了。

总而言之,民联成员党在州政府内的内部角力还是有排打下去。但这也是好的,在民联三党之间的互相监督和“踢爆”之下,把州政府内的“老鼠屎”都清理干净,进而塑造一个更清廉和有效率的州政府。除了警方和反贪污委员会的介入调查,我觉得雪州的SELCAT委员会也应该在它的权力范围内进行听证会和调查,以强化雪州政府欲树立廉洁的形象和公信力。

看来那位自称“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的行政议员,近期的日子应该也不会很好过了...

Friday, July 10, 2009

数理科教学媒介语之我见

其实慕尤丁打从出任副首相和教长第一天开始,就没给我留下好印象。或许是之前看多了,他如何联合纳吉逼宫阿都拉他老人家提早下台。再加上较后,他毫不给面子地把董总扫了几巴掌;然后也在华裔和巫裔面前分别说了两套话 - 前一句公平对待,后一句捍卫权益。这些都让我不禁汗颜,没有更适合出任教长的人选了吗?如果说希沙慕丁是个糟糕的教长,相信慕尤丁也半斤八两。

我觉得纳吉把教长这个职位,委托给慕尤丁出任只有一个考量,就是当“救火员”把英文教数理这个政治包袱解决掉。慕尤丁是倒阿都拉的先锋,当然也成为了老马属意的人马之一;无论结果是如何,由他来解决问题和公布决定,也比较好向老马交待。从慕尤丁在公布决定之前会见老马3个小时这事里边,就可以看出纳吉安排上的用心了。

其实,公布的结果确实让我有点意外。之前,坊间流传着小学恢复母语教数理,中学则照旧英文教数理。但是,决定出来却是小学改回母语教数理,而中学则用国语。

对于用什么语言去教数理,我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和方案。小学那边厢呢,我是绝对欢迎。都说凡事都要从基础开始,有了稳固的基础才有发展和进步。毕竟小学生嘛,不管你是华小国小还是淡小,英文基础都还没打好,就要他们用英文来学习数理,这也太难为他们了吧?所以,用回母语教数理,用回小学生熟悉的语言来上课也较容易理解,学习起来也事半功倍,也较容易打好他们的科学基础。同时,小学时期更应该加强英文课的教学,也打好他们的英文基础,以为日后铺路。

至于初中呢,中一(还有预备班)到中三,和小学一样,都只有数学和科学两个科目而已。学的东西,都还是比较General一些的,用国语教学也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个时期,主要是一个衔接时期。大家一同从母语的环境,衔接到国语以及英语的环境,开始调适自己,毕竟科学和数学上很多国文辞汇都和英文词汇差不远,最主要也是先打好他们在这方面的基础。同时,在这个时期,英文课的教学也应该继续被着重和强化。

到了高中,如中四及中五,8年的英文课应该都把英文的基础打得七七八八了,原有的科学课也让学生对科学的基础有了一定的掌握。再加上这个时候数理科开始分成物理,化学,生物,普通数学以及高级数学,这五个科目需要更加深入学习和研究。而这些科目中的词汇和原理很多都是以英文为主。如果说,小学和初中时打好基础的时刻,那么高中的时候是深入专研和提升自己知识的时刻。中五毕业后,学生们都会进入大学先修班,学院或大学;那是一个多数或完全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语的环境。所以高中以英文教数理不仅能让学生们在探索和专研新知识更为顺利,同时也让他们有个适应期循序渐进,以免在步入大专时面对一个突然的大转变,进而影响他们那时的学习进度。

教育的政策,不是在于要改就改,或是符合当时执政者的心态而已。教育政策应该是一个长远的计划,要看得远,而不是一下子就要看到成效。政策上太过频密的更改影响的,不只是无辜的学生,还有千千万万的教职员,当然花花绿绿的钞票也给烧了不少。

Wednesday, July 8, 2009

我买得起啊,你吹咩?

来,来,来,我们来看看新闻...

《我買得起百萬豪宅》
針對許多人質疑基爾的收入來源及經濟能力,他聲明,州議員從商並沒有錯,並自稱有能力購買數百萬令吉的房子。

他說,在未當任雪州大臣,擁有生意,即在加影開設牙醫所,至今超過10年。當上雪州大臣后,牙醫所由家屬打理。

較早時,基爾自稱以350萬令吉購買位于莎阿南第7區的房子。他向銀行貸款300萬令吉,每月攤還房貸1萬8743令吉,供期長達23年。

也难怪一直以来牙科系都是热门科目,看来明年会有更多学生势必要挤破头就读牙科系了。

悼念MJ - (四)

请容许我再一次谈MJ。今天凌晨,我和在世界各角落千千万万的观众,在电视机前向一带天王巨星MJ告别。



当追悼会步入尾声的时候,MJ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在台上高唱"Heal the world",到过后MJ的女儿在台上表示对父亲的爱意,直到最后MJ的棺木被抬出那一幕。我的泪决堤了,眼泪开始流了下来。虽然和MJ无亲无故,也不是MJ的超级粉丝,但是我也算是听MJ的歌曲长大的,也是他陪我度过了我的童年的少年时期。他的音乐和歌曲,也给我的生活带来欢乐,也给我了许多启示。

谢谢,MJ,谢谢你的音乐,谢谢你所带给我们的欢乐。虽然你已不在,但你的精神和音乐将会长存。我的孩子,我孩子的孩子都会继续哼着"Beat It"和"Billie Jeans"等等。

MJ,一路走好。

Tuesday, July 7, 2009

豆蔻村一游

不管怎么样,林首长还是要见村民,不管是压力下也好,还是要平息村民的怒气也好。

日前,回去槟城老家,也转到日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豆蔻村参观一下。一驶入村内,就看一群群的牛群在路上游荡。就很难想象在城市地区里还有一个那样的村落和牧牛人家。过后,就和一些聚集在那里的印裔聊一聊。有个自称是住在豆蔻村50余年的老村民,很热情地不断向我诉说这村子的由来和他对这风波的观点。他也让我看了一张相信是60年代契约之类的文件。



过后,一个相信是村民的领导就过来招呼我,也向我解说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至于说些什么,这和这几天的网络新闻报道大同小异,而我也不再这里一一重复。



其实整件事情的始末,是在于民联政府的“多事”才被引发的。308之前在国阵仍然执政槟城的时候,当时的州政府已经开始和村民协商和讨论搬迁和赔偿的事宜。但是,在308大选时期,民联一行人却对村民承诺如果他们当选政府,村民就不必搬迁。结果,308把民联政府冲上台,但是村民还是要被搬迁。其实,村民是生气林冠英和州政府违背了他们当初的承诺。当时还是在野的民联口口声声答应豆蔻村民说如果当选州政府会在两个礼拜内解决这个事件。但是,最令村民气愤的是整个土地个转让手续在3月27号完成,也就是州政府在3月11号成立过后。而在演变到过后林冠英拒见村民和代表更是火上加油,使到村民更加TL。

再加上,由于这个发展计划是槟城公务员合作社以及Nusmetro Venture的联合发展计划,而坐在槟城公务员合作社里边很多是州政府的高级公务员和行政议员,难免会有利益上的冲突。和村民谈天的时候,也听到一些咖啡店新闻说,这Nusmetro Venture的大老板是当初308大选民行党的金主之一,所以民行党在处理的时候没好像PKFZ般那么“积极”。

其实在这事情上那些什么赔偿金,什么土地低价卖出都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于民行党的食言,答应了却办不到。这也告诉了一些从政者或想要从政者,不要随便乱答应和许下诺言;因为当你真真掌权或是在执政的那一方时,事情的处理方式也跟着不一样了,不是大喊大叫推来推去就可以解决的。因为对从政者或执政的一方,信用是很重要的,人民是因为相信你才把票投给你。如今如果,你食言了,也就是失去了信用,你还想人民把票投给你么?

悼念MJ - (三)

前几天回槟城老家,整理一下书橱,竟然发现这个经典的卡带。现在好像很少听人用卡带这个字眼了,说起来还怪怪的。呵呵...



MJ的卡带,竟然还有完整的歌词。但是不清楚是正版还是翻版的,以前都没有Hologram Sticker等等的。听母亲说,是她在80年代时期买的。算起来,都整20多年的卡带了,可算是古董了吧?

同时也找到我拥有MJ的最后一张专辑 - 《Invincible》



最喜欢专辑里的"You Rock My World",MV也很不错。我记得这张专辑是有几个颜色封面的,我买到蓝色的。再加上那时候还在中学,也没有钱去收集完全部封面颜色的专辑。

现在正在观看着MJ的悼念仪式,愿他安息。

Wednesday, July 1, 2009

悼念MJ - (二)

那天在书店看到这个纪念MJ特别版本的《时代杂志》,二话不说就把它给买下来。整本杂志只谈MJ,以不同的时代背景及照片,谈他的童年,谈他的崛起,谈他的巅峰时期,谈他如何走下坡,到他的离去。


MJ的离去也代表一个Megastar时代结束。走了MJ,披头四,猫王,我们迎来了一个没有Megastar的时代。